西方炒作涉疆"中国电文"中国学者直指"三大谬误"

(原标题:西方炒作涉疆“中国电文” 中国学者发报告直指“三大谬误”)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近期,几份所谓涉疆“内部文件”让一些西方媒体兴奋不已。11月16日,《纽约时报》报道渲染了从中国“匿名人士”处获得的403页“内部文件”;11月28日,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网站又以“中国电文”为题,公开了5份由“海外人士”提供的“中国政府内部机密文件”。西方舆论认为,这些报道提出了所谓“实质性”的指控,大肆炒作“中国在用拘押营迫害维吾尔人”。12月6日,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张永和教授以所谓“中国电文”为样本,发表了一篇题为《新疆的反恐与去极端化》的研究报告,报告表示,这些炒作反映出西方媒体对新疆反恐、去极端化工作存在“三大谬误”。

弹劾还没完?众院委员会仍考虑追加总统弹劾条款

上周,民主党领导的众议院通过了指控特朗普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的两项弹劾条款。按照程序,众议院应把弹劾案送交共和党人控制的参议院进行审判,但民主党籍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决定延迟这么做,希望借此向共和党人施压,要他们传召更多证人,尤其是特朗普的高级幕僚问话。

但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一直希望参议院在没有传召任何新证人的情况下对弹劾案进行表决。

这份近9000字的报告跳脱西方舆论场关注的“内部文件真伪性”探讨,而是分别从现实依据、法律依据、主要方式三个部分介绍新疆反恐、去极端化工作,并以此印证此次所谓“中国电文”泄露事件,虽然表面直接针对中国新疆近年来的反恐、去极端化工作,但实际上是一场西方媒体自编自导的舆论闹剧。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张永和告诉记者,西方舆论开始炒作所谓“中国电文”之后,他和他的团队迅速起草了这份报告,之所以能在短期成文,是因为在这之前,他们关注新疆研究近十年,前期的素材积累和政策研究已经足够丰富翔实。“我们选择从宏观角度进行阐述,因为‘真伪性’其实是一个陷阱,因为即使我们辟谣,他们也随时可以再炮制一份新的所谓‘内部文件’。”

据了解,本次短视频嘉年华活动将落地全国1200所以上的高校、大体协下属体育协会及CUBA等大学生体育赛事。活动以“运动青春”为主题征集短视频作品,来自全国高校的在校本科生、研究生均可参与。征集到的作品经过初评筛选、决赛阶段线上线下评选,将产生20部精彩短视频进入最终环节。

此外,在启动仪式上,央视网和全国大学生体育协会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为双方深耕学生体育领域,拓展多种合作模式开启了崭新的篇章。

“新疆所采取的一系列果断措施,不仅走出了传统意义上的‘消极反恐’‘坐等危险’‘事后蔓延’的被动格局,也不苟同某些西方国家所采取的‘先发制人’ ‘战争模式’‘附带伤害’的单边反恐策略。”报告写到,新疆在完整的国家反恐战略背景和去极端化法律体系的保障下,依法开展打击恐怖主义和去极端化斗争,有效遏制了恐怖活动多发频发势头,广泛开展反恐与去极端化的国际合作,最大限度保障了在疆各族人民群众的生存权、发展权等基本权利,走出了一条符合新疆各民族利益、实现社会治理法治化、维护民族团结的新疆反恐、去极端化新道路。

2008年北京奥运会跳水男子三米板冠军何冲则表示,“运动会让人越来越好,会让人比平时不运动或者运动少的人更加自信、更加热情。”他还透露,自己以前是专业跳水运动员,但也很喜欢滑雪、滑冰等其他运动,“我平时训练完可能会花两到三个小时去打羽毛球,因为我觉得每项运动给我们带来的乐趣是不同的。”

近年来,为了扭转这种局面,新疆出台了一系列反恐怖主义、去极端化措施,其中被西方舆论污蔑最多的就是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张永和的报告全面分析了新疆反恐、去极端化工作的法律依据。报告提到,新疆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为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坚持打击少数,教育、感化、挽救多数,根据宪法和法律的授权,制定和修改完善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施办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两部地方性法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本身并非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而仅仅是落实《反恐怖主义法》所规定的帮教和安置教育措施的工作机制探索,通过地方立法对探索的经验予以巩固确认。报告总结新疆反恐、去极端化工作坚持的几条基本原则为:“依法反恐”“惩防结合”“宽严相济”“标本兼治”“禁止歧视”。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告诉记者,日前公开的一则有关为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的电邮,凸显了传召更多证人的必要。

尽管特朗普曾对传召新证人为他辩护表示兴趣,但他也说,会接受麦康奈尔和其他参议院共和党领袖所做的决定。

何冲(中)和叶乔波(右)在活动现场。(主办方供图)

该电邮是由非盈利的新闻调查组织“公共诚信中心”援引《信息自由法》并通过庭令取得的。电邮显示,7月25日,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结束通话的91分钟后,白宫预算局高级官员达菲(Michael Duffey)就指示五角大楼扣住对乌克兰的援助。

对于参议院是否传召新证人一事,白宫22日表态,赞同参议院共和党人不传召新证人的立场。

就在参议院就是否传召证人的僵持不下时,众议院又有弹劾新动作。

短道速滑世界冠军叶乔波在现场分享自己对于运动的体会,就是可以强体健身,可以增强团队的协作意识。希望大学生可以通过这一次的活动,养成一种习惯,学会自己喜爱的一到两项运动。

“如果麦加恩的证词产生新证据,支持总统特朗普犯下了众院已批准的弹劾条款中未涵盖的可弹劾罪证,委员会会相应的处理,包括如果必要的话,考虑是否推荐新的弹劾条款。”委员会在文件中写道。

活动展板。(主办方供图)

此外,对于众院司法委员会欲传召麦加恩一事,特朗普此前已经下令,在2018年离开白宫的麦加恩不要遵循传票。司法部在法庭上宣称,总统及其亲密顾问对国会传票具有绝对的豁免权。

但参院共和、民主两党对于是否应该传召更多证人意见分歧。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认为,最新公开的电邮凸显了传召新证人的重要性。

“但是,西方舆论对新疆仍然沉迷于想象,它们不愿意知道真相,也不需要真相。甚至很怕看到真相,因为这样就没有想象空间了。”张永和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感叹道,在长久意识形态的隔膜下,西方舆论对中国的定调就是“中国做什么都是错的”。“无论怎样,西方主流舆论还是会带有偏见,但我们还是要把真实声音传出去,毕竟这个世界并不只有美国及西方国家。”

该委员会还表示,麦加恩的证词对于帮助众议院在参议院对已通过弹劾条款的审判中,提出针对特朗普的案子也至关重要。

张永和认为,西方媒体沉迷于这样的“想象”,显示出其对新疆反恐、去极端化工作的无知。因此,在第一部分“现实依据”中,报告重点从历史、地缘及人文角度阐述了新疆过往极端主义泛滥的严峻形势。“早年去新疆调研时,极端主义对当地部分群众的侵蚀让我们很吃惊,从待人接物到生活起居,极端思想已经渗透到了一些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举个例子,甚至女性用品都要区分是否‘清真’,非常荒唐。”张永和说,那时候很多群众不会讲国家通用语言,乡规民约和教法凌驾于法律之上,更谈不上就业所需的职业技能,这让他感到形势非常危险。

在2020年1月8日的颁奖典礼上,将公布活动各项大奖的获奖名单。本次活动的单项奖金最高达到2万元人民币。获奖选手中的佼佼者还有机会与央视网签约,成为“金牌制作人”或组建“金牌制作团队”。

双方将共同建立赛事组织和商务推广合作机制,拟计划在篮球、足球、冰雪、马拉松、橄榄球、电子竞技等项目的国内及国际赛事开展合作,共同策划、组织、运营学校体育赛事,共同提升学校体育赛事品牌影响力和商业价值。(完)

该委员会向华盛顿特区巡回上诉法院提交了一份简报,辩称众议院投票通过两项弹劾条款,并不意味着对麦加恩的传票问题已经解决。

“就‘中国电文’的内容本身而言,它提供了一个比对和分析的样本,其中反映出西方媒体对新疆反恐、去极端化工作的三大谬误:一是无视恐怖主义危害的国际共识;二是对中国政府反恐立场的严重歪曲;三是对新疆地区反恐、去极端化工作的任意想象。”张永和教授的报告中详细指出这些“文学纪实”式的报道以及“证据”展示的草率:第一,“中国电文”中显示,部分家庭的假期返乡学生回家才得知自己的家人正在接受去极端化的教育培训,因此西方媒体推论,这些接受培训的学员是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之下进行的“非法拘禁”;第二,部分“电文”显示所谓“防止逃跑”的关键词,西方媒体推论,新疆正在进行“强制性的迫害”;第三,“电文”中一条极其模糊的说法“应收尽收”,西方媒体就可以推论新疆正在进行“无限扩大化和无差别的”反恐行动。

对乌克兰的援助和特朗普与泽连斯基的通话,是民主党提出弹劾案的核心,而达菲则是舒默建议传召的四名证人之一。

白宫支持快速审判 特朗普曾对传召证人感兴趣

弹劾罪名必须有三分之二的参议员投票赞成才能成立,而共和党在参议院占据多数,所以特朗普不太可能被定罪和免职。

启动仪式上,叶乔波和何冲两位世界冠军的亮相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二位运动名将与师生直接互动,并拍摄体育短视频为本次活动宣传造势。

美国副总统彭斯的幕僚长肖特日前上电视清谈节目时也表明,白宫支持麦康奈尔的快速审判目标。“美国人对这些虚假的事感到厌倦。就长期审讯而言,我们并不感到担心。政府急于恢复为美国人民服务……我们已经有很多证人。”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23日向联邦上诉法院表示,其仍在寻求前白宫律师麦加恩的证词,因为他可以提供信息,以帮助委员会决定是否建议对总统特朗普提出更多的弹劾条款。